酒泉信息港

当前位置:

送葬诗歌 第三百四十四章 起风

2020/01/16 来源:酒泉信息港

导读

送葬诗歌 第三百四十四章 起风夏夜的熏风将地上散落的尘埃卷起,也扬起了一阵让人不由得掩鼻的恶臭。仿佛燃烧殆尽的木头,在生命的火光熄灭那

送葬诗歌 第三百四十四章 起风

夏夜的熏风将地上散落的尘埃卷起,也扬起了一阵让人不由得掩鼻的恶臭。仿佛燃烧殆尽的木头,在生命的火光熄灭那一瞬,男人的身体立刻衰朽了,在众人的眼前化为一块腐烂已久的血肉残渣。

只剩下为数不多的骨殖与干涸的肌肉,这个壮硕的男人在沦为怪兽之前找回了些许人性,可是依然无法避免最后的结局。然而他直到最后也没有倒下,就算只剩下衰朽的残躯,也让自己直挺挺的站着。

“该死的,这家伙到最后都不愿意让我们好过”

格罗斯泰德默默看着被警备队员用敛尸袋装起来的尸体,然后指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几个警备官説:“兰道夫,你带着他们几个,去周围检查一下有没有被破坏的路障。所有人都要记住,绝对不要单独行动,无论发现什么情况都要立刻回来汇报,不要让那些混蛋抓到各个击破的机会!”

被格罗斯泰德称作兰道夫的警备官diǎn了diǎn头,便带着身边三个人走向了大道南方。那里是一片住宅区,现在因为受到之前战火的牵连而倒塌了几作房屋,但依然能看到打理得相当精神的草坪。

那里是主要以中产阶级所有房屋为主的街道,内部的布局也不像旧城区那样错综复杂,但一些临时设置的路障却堵住了¥※,..主要的通路。虽然简陋,但这些用沙袋与木料构造的矮墙依然能组织不少魔物前进。

这附近全都被警备队高层划入了高危险区域,正是因为这样,格罗斯泰德才要队员们再一次检查各个路口的封锁。还好在之前警备队已经检查过一次市民的疏散情况了。否则他们可能还要挨家挨户调查是否有遗漏者。

大路附近有好几个路口的路障在混乱中被破坏了,而本应负责检查的小分队却被一些不知何时就埋伏在附近的袭击者阻拦。没有办法。上层只好命令格罗斯泰德扩大行动范围,并且排查附近街区的隐患。

“我还以为军方都出动了呢。毕竟连你们都开始用上装甲车和小口径炮了。”柯特走到格罗斯泰德的身边,不露痕迹的塞了一张纸条到他手中,“这已经不是小规模混乱的程度了,对方直接在城市中心制造魔方阵,并且制造了大量的袭击事件如果以此为根据,出动驻军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跟随格罗斯泰德来到这里的警备官只有十余人,而他们在他的指挥下已经分成数个小队开始调查起附近区域。很显然,警备队现在依然受到长期人手不足的影响,就算全员出动都会被敌人牵制。

城市中心区域遭到恐怖组织成员袭击。而且交火声已经四处回响这种时候应该要出动军队了。至少柯特是如此认为的,塞因.德谟克拉计划层层蚕食卡特里斯,然而现在,他应该还没有准备好应付一场战争。

最坏的结果,大概就是卡特里斯城受到大面积的破坏,市民的财物也有大量损失有可能还会死不少人。但这如果是为了解决一个日益强大的狂人集团,那么付出这些代价或许是值得的。

柯特难以想象让塞因.德谟克拉将他研发的“混沌的血脉”扩散到整个城市会有怎样糟糕的后果恐怕就算只扩散到千分之一的范围,都足够让卡特里斯城毁灭在化作异形的市民制造的混乱中了。

在卡特里斯城带来混乱,利用被控制的人制造破坏然而这还不是那个疯狂的法术士真正寻求的东西。他的研究还在继续。所谓“混沌的血脉”极有可能只是他前进的一个踏脚石罢了。

柯特可没忘记扎根在中央广场深处的漆黑之茧,虽然之前他与莉琪趁塞因.德谟克拉不备造成了一些破坏,但在那紧锣密鼓的维修下,大概也只能起到拖延一些时间的作用。很快。他就能将一度失控的魔方阵修复完毕,当它再一次开始运转的时候,就很难阻止它被彻底的完成了。

“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他们也有他们的难处啊不过很抱歉,有些东西就算是我们两个的交情也不能告诉你。”

眼见着其他警备官组成小队散去。他才深深叹了口气,转而岁柯特説到:“莱恩斯特。他刚刚从胸腔里掏出来给你的那个嗯,结晶体一样的玩意,究竟是什么东西,你掌握了相关的情报么?”

他刻意压低了询问的声音,尽量不让周围的警备官听到他説出的话。之前柯特也向他提供过不少有用的情报,而他为了避免自己过于醒目也不止一次提醒格罗斯泰德不要将自己的名字暴露出去。因此就算是警备队上层都已经注意到他的现在,格罗斯泰德依然还遵照柯特的要求,以私人身份从他那里获取情报。

现在柯特手中正握着那枚被男人从自己胸腔中掏出的结晶体,看似随意的上下摆弄着。那看起来就像是一枚廉价的宝石,被加工者胡乱切割成了近似球体的结构,表面上还留有坑坑洼洼的痕迹。

柯特将结晶体放在装甲车投下的光线中仔细观察着,同时装作不经意的回答起格罗斯泰德的问题:“你説得没错,我这边确实多多少少掌握了一些情报,比如关于造成这个状况的幕后黑手,以及这个家伙究竟是受到了什么影响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想弗朗索瓦院长应该已经通知你们上层那些人了。

至少他们现在已经采取了一些行动,比如用光壁将最为危险的区域包围住,避免里面的一些东西冲到外界。但这依然不能阻止那个法术士的手下,城区内各处的交火声便是他们在行动的证据。

塞因.德谟克拉显然预料到会遭到围攻,于是在柯特与莉琪撤退之后立刻调动起了潜伏在各处的手下们。这些被黑泥控制的人虽然未必有那个已经死去的男人强大,但他们的回复能力与意志也足够困住警备队们。

对付外表看起来还是一般市民的他们时,警备官可不会随随便便动用小口径炮,就连机工铳都尽量不会发射。

虽説现在警备队的调动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来自于弗朗索瓦院长的通报,然而最大的主力似乎还没有开始行动。人手不足,这是肯定的,如果没有军方的力量,他们在与塞因.德谟克拉的战斗中还未必占有优势。

“至于这个结晶体,我想弗朗索瓦院长会需要它的这是一个强大的法术制品。”低头思考了一会,柯特将血晶放到格罗斯泰德眼前晃了晃,“如你所见,它就是让他变成一只怪物的原因。”

他将这个结晶抓在手中,能感觉到它内部正在微微搏动着,俨然在迎合着他的呼吸。思索片刻之后,他将漆黑的结晶体放在光线下稍微调整着角度,漆黑的晶体内部折射出十数条赤红色的细微纹路。

那些细微的赤红纹路还在颤动着,看起来仿佛是有血液在流动的管线在结晶体内部相互纠缠着。柯特闭上一只眼睛,想要仔细看看它们的流动轨迹,他似乎能看到里面封存着一个只有米粒大小的光diǎn。

“别看了,那些东西只是一个高度浓缩的魔方阵而已,你看了也没什么用搞不好还会把眼睛弄瞎呢。”

就在柯特将那么漆黑的结晶放到眼前之时,莉琪的声音忽然浮现在他脑海中:“这块结晶就是塞因.德谟克拉研究的成果之一,和据diǎn里发现的稍微有那么diǎn不一样。我猜应该是先将斯洛特人的血液提纯,然后以魔方阵为核心聚集血液中的某种特殊物资,最后制造出这些类似宝石的魔力产物。”

虽然看起来有些相似,不过这个结晶体当然不是一枚宝石事实上就连普通的矿物结晶都不是。它是由冰冷血液中浓稠的混沌所生成之物,在异常魔力的作用下固结为一整块红的发黑的晶体。

听了莉琪的简单描述后,柯特也只能将自己看不明白的东西塞回口袋里。莉琪説得不错,他根本不知道凝聚在晶体核心中的魔方阵是什么东西他甚至难以分辨如发丝般细微的魔力轨迹。

之前飘洒的腐血气息依然萦绕在周围,让人觉得仿佛置身于屠宰场中恐怕最肮脏的屠宰场都未必会有这般恶臭。不仅仅是身边,就连远处吹来的微风中都混入了两人不安的臭味,仿佛有野兽在逼近。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不是“仿佛”,而是确实正有野兽在下风处向他们靠近。它们潜伏在浓厚的血腥味中,静悄悄的摸向了正在街道四处探索的警备官,尖牙利爪仿佛在下一刻就要刺向他们。

“格罗斯泰德二等官!有情况!”远处传来了机工铳开火的声音,第一批被格罗斯泰德派出的警备队成员从街道尽头跑了回来。

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好几个有着人形轮廓的身影未完待续……

中国建筑二局职工医院怎么样
洛阳二0二医院怎么样
广西医治癫痫病的医院
临沂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雅安白癜风如何治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