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泉信息港

当前位置:

渔舟尸利眼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酒泉信息港

导读

一、实验室惊魂  这天夜晚,张黎黎从校外吃完饭回寝室,看见郑丹从寝室楼出来,走进了教学楼。这么晚了,她去做什么?打她的电话,关机了。  不一

一、实验室惊魂  这天夜晚,张黎黎从校外吃完饭回寝室,看见郑丹从寝室楼出来,走进了教学楼。这么晚了,她去做什么?打她的电话,关机了。  不一会儿,张黎黎看到四楼的生物实验室的灯光闪了几下后灭了,一片漆黑。恍惚中,张黎黎似乎看到了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这时,天边闷雷滚动,闪电划过夜空。张黎黎担心郑丹,转身去了教学楼。  夜晚的教学楼异常冷清,死气沉沉。“哒、哒”的脚步声回荡在长长、幽静的走廊。张黎黎心惊胆战地走到了生物实验室的门口。  门没锁,说明郑丹没离开。“吱呀——”一声,她推开了门。  没有灯光只有月光的生物实验室显得阴森可怖。仪器柜旁边静立着一副人体骨架,上面摆放着几种生物标本,其中一只展翅欲飞的老鹰圆睁双目,眼神锐利。  张黎黎忍住恐惧,怯生生地喊了一声:“郑丹。”  没人回应,奇怪,人呢?张黎黎顺着墙壁摸索着电灯开关。突然,手上碰到了一样东西,软软的,个头挺大,活的,能动。  “轰隆隆——”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空间瞬间光明后重新陷入黑暗。张黎黎的心理彻底崩溃,运足力气一脚踹了过去,只听“啊——”的一声,那物倒在了地上。  “啪!”灯光亮起来,驱散了黑暗与恐惧。  郑丹从地上爬起来,看看张黎黎,又环顾了一下四周,问道:“刚才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还问你呢。大半夜黑咕隆咚地贴墙站着,练功啊。”张黎黎生气地嚷道。  郑丹想了想,说道:“刘菲刚才给我打电话,要我帮她看看实验室里休息间的电褥子是不是忘了拔了。我看完后正要离开,隐约听见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只感觉眼睛一痛、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刘菲是他们的生物老师,郑丹是她的课代表。  张黎黎不以为然:“你肯定是精神压力大产生了幻觉,别自己吓自己了。”  郑丹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外面电闪雷鸣,一场夜雨即将来临。  处理完后,两个女生锁好门回寝室。关门的刹那,张黎黎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背后凉森森的,仿佛有双眼睛盯着自己。  心理作用、心理作用。张黎黎安抚自己,跟着郑丹回寝室。冷不防一抬头,她差点叫出声来:冷森森的月光下,郑丹的背后跟着一团影子,黑漆漆的呈现出人的轮廓,紧贴在郑丹的身后,一步步向寝室走去。  “你们回来了。”寝室长卢晓敏为她们开门。  郑丹背上的黑影不见了。    二、尸利眼传说  晚上,电闪雷鸣,大雨瓢泼。张黎黎睡得心惊胆战,总梦到门外有个黑影一直盯着寝室里面。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起床。张黎黎顶着硕大的两个熊猫眼,端着脸盆去水房洗漱。  回来时,寝室里有人在争吵。郑丹倒水时不小心淋湿了卢晓敏的护身符。这下不得了了,两人吵起来。众所周知,卢晓敏对胸前的护身符爱护如珍宝,每天雷打不动的要做一些繁琐的仪式,什么“三要”,“三不要的”,很是讲究。卢晓敏与郑丹向来不和,双方谁都不服软,结果两人越吵越凶。  “卢晓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郑丹使出了杀手锏:“你根本不是93年生人,你是90年的,比我们整整大了三岁,亏你还好意思喊我们‘姐姐’!”  话音落下,听到的人无不唏嘘。被揭了老底的卢晓敏恼羞成怒:“郑丹,你给我等着!”  大早上弄得不欢而散。  中午吃饭时,张黎黎向男友王志说起了昨晚的离奇遭遇和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王志听完后沉吟片刻,问她:“近校论坛上有的一篇帖子,你了看到?”  “这几天没上网,不清楚。”  王志拿出手机翻出那篇网贴给张黎黎看:  三年前,A大两个一穷一富的两个男生同时追求一名女生。爱慕虚荣的女生理所当然的选择了有钱的男生。可是后来发现那个穷男生居然是个富二代,家中资产过亿,只是为人比较低调,不爱显摆罢了。而她所谓的富家男朋友其实是个穷光蛋,名牌用品、时装以及阔绰的出手都是靠压榨农村的父母营造出来的假象。  女孩被骗的很惨,气愤、懊恼外加悔恨,一时想不开自杀了。临死时,女孩将自己的眼睛挖了出来,恼恨自己有眼无珠,看走了眼。  后来,校园里便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挖出的那对眼球凝聚了女孩的巨大怨灵,因此具有看穿一切假象,洞察人心的作用,叫做“尸利眼”,谐音“势利眼”,也算女孩对自己的嘲讽吧——  “那双眼睛呢?”张黎黎打断他。  “诡就诡在这双眼睛上,失踪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到。”  与男友分手后,张黎黎给郑丹打电话:“我有件事情和你说……”  吃过饭后的张黎黎和卢晓敏下午没课在寝室休息。徐智英气鼓鼓地推门走进来,抬手给了卢晓敏一个耳光,“你竟然背着我勾引小龙,要不是郑丹告诉我,我还一直蒙在鼓里,你这个狐狸精!“  徐智英发泄一通后一阵风似的出去了。张黎黎和卢晓敏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心里回味着刚才的话:“郑丹和我说的时候我根本不相信……”  郑丹,她是怎么知道的?  晚上闲来无事,四个女生打扑克消遣,表面风平浪静,实则各怀鬼胎。几局下来,平时牌技不好的郑丹连赢。打到,徐智英手里仅剩两颗牌,郑丹胸有成竹:“我又赢了,我的比你大。”  牌局散场后,卢晓敏借着上厕所的机会问张黎黎:“你说,郑丹怎么了?”  “该不会是得到了‘尸利眼’?”张黎黎猜测。  卢晓敏一惊:“什么‘尸利眼’”  “你没看那边帖子吗?——回去搜索校论坛近期的一篇帖子。”  卢晓敏厕所也顾不得上了,赶紧回去查看手机。  望着卢晓敏急匆匆离去的背影,张黎黎得意的笑了。    三、雨夜女鬼  周末夜晚,张黎黎从外面回到了学校。男朋友王志临时有事,看电影的计划取消了。刚刚走进寝室大门,大雨下起来。  由于是周末,大部分学生外出狂欢了。张黎黎的寝室里只剩下郑丹一个人了。张黎黎先去了一趟厕所。完事后往回走。窗外大雨倾盆,狠狠敲击着窗户,夏天本就是多雨的季节。朦胧中有个人站在寝室门口。张黎黎揉揉眼睛,是有个女生。  谁呀?看样子不是寝室的室友,估计是起玩夜后走错门了。  “唉,同学,你走错门了。”张黎黎上前,对她说。  女生低着头,长发垂下来。  “同学,你走错门了。”张黎黎又说了一遍。  女生仍然不说话。借着月光和闪电,张黎黎发现女生全身上下湿淋淋的,光着脚,迎面一股寒气。  她是谁,怎么回事?张黎黎彻底清醒了。  女生终于幽幽地开口了:“我没走错,就是这里。我的眼睛不见了,我来拿回我的眼睛。这扇门打不开,你帮我打开好吗?”女生说着抬起头,长发中露出一张苍白如纸的脸,眼睛的位置上,两个血窟窿正往外渗出血来。  “啊!”张黎黎一声大叫,眼前黑了。  混沌中,张黎黎梦到:门外的黑影走进了寝室,在郑丹床边坐了下来。来人伸出一只青白色的枯手戳向了郑丹的眼睛。郑丹的眼睛被挖了出来,鲜血淋漓。来人又将自己的眼球挖了出来,两眼对调,分别装进了眼眶。  那人看向了张黎黎这边,天哪!居然是个男的,一身西装、梳着分头,眼眶流出的血迹在脸上冲出了两道沟,他冲她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次日清晨,寝室的其他室友也都回来了。张黎黎醒来后发现自己睡在寝室的床上,于是问郑丹,“昨晚你怎么了?我刚要睡觉就听你在门外尖叫一声,我开门一看,你倒在了门外,是我把你抬回到床上的。”郑丹答道。  寝室的四个女孩吃过饭后乘车去了市区一家大型商场,几个人利用周末假期找了份推销化妆品的短工。卢晓敏不缺钱,纯粹是为了陪三个室友。  商场里,张黎黎、徐智英卖力地搭讪、吆喝,累的口干舌燥,但收效甚微。反观郑丹这边,几乎搭一份买一份,其中还有一些衣着寒酸,完全不像有钱人的人。  下午从市区回来,路过校门口的一家彩票站。由于今天收获不多,张黎黎提议去里面买几张奖券。  挑了几张后,张黎黎正要下手刮奖,“慢着,”郑丹拦住她:“这张没奖,换一张。”  郑丹让店主拿出整沓的彩票,一张张看过后,撕下了其中一张:“这张有奖,50000块。”  张黎黎将信将疑,刮出彩票涂层时所有人惊得合不拢嘴:中奖了,果真是——50000元。    四、郑丹死了  郑丹获得了尸利眼的传说私下里悄悄流行。原本名不经传的郑丹火了,身边追求者、巴结着不断。可是,得到超能力的郑丹非但不快乐,反而精神萎靡,整日郁郁寡欢,脾气也变得怪异暴躁。她与男友分手了,原因是男友爱钱更甚于爱她。和同学相处也越来越差,常常因为一点小事与人吵架,揭发他们自私阴暗的心里想法。  郑丹成了“全民公敌”,所有人远离、孤立她。只有张黎黎和她说话。  一天夜里,张黎黎恍惚看到郑丹站在自己床前,郑丹微笑着,转身走向寝室阳台,回头看了一眼张黎黎,低下头,纵身跳下。  郑丹跳楼了。张黎黎赶紧坐起来。桌上放着一张纸用手机压着,被风吹得“哗哗”作响,正是郑丹的。  “我看透了世间的一切,人生对我已经没有意义。我走了,再见。郑丹绝笔。”  天色已蒙蒙亮。张黎黎冲到阳台,郑丹落在了下面,鲜血流了一地。旁边,蹲着一个人,抬起头,正对上张黎黎的眼睛,一身西装,梳着分头,正是那晚见到的男生。他冲她笑,露出白牙。  “啊——”一声尖叫响彻清晨的校园,早起晨练的学生发现了楼下郑丹的尸体。  证据确凿,郑丹的死被定性为自杀。由于有遗书在,正好解释了死者在死前为什么要挖掉自己的眼睛。张黎黎隐藏了手机的细节。  “生物实验室标本、图坦卡蒙。”存在手机草稿箱里的四个字什么意思?张黎黎查阅了关于图坦卡蒙的种种传说,实在想不通与郑丹的死有什么关联。想到郑丹离去时凄楚留恋的眼神,她究竟要告诉自己什么?警察得出的结论是眼睛是死前挖掉的,可郑丹死前眼睛明明还在呀?  一连串的疑问搞得张黎黎头大。等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走到了学校后山的垃圾场。一不小心踢开了一个塑料袋,里面露出一张恐怖的脸。  “啊!”张黎黎正要喊叫,仔细一看不过是一张惊悚面具而已。嗯,有点眼熟啊,这个不是……张黎黎立刻弯下腰,顾不上污秽,在塑料袋里翻找起来。果然找到了。铁证如山,她赖不掉了。    五、真相之一  转眼又到了周末,寝室楼几乎空无一人。  卢晓敏从外面回来,伸手去按墙上的电灯开关,灯不亮,怎么回事?  狭窄的空间月光惨白,一片死寂。  “我的眼睛不见了,我来拿回我的眼睛。”身后传来飘忽的声音,卢晓敏惊恐地回头:身后站着一个人,长长的头发中露出一张苍白的脸,两个黑洞洞的窟窿血淋漓,“还我的眼睛。”  “啊!”卢晓敏吓得大叫,身体紧贴在墙上,喘了几口粗气后,恢复了一贯的冷静和沉稳:“你学的一点都不像,我听出你的声音了,张黎黎。”  室内的灯光亮起来,张黎黎脱掉了伪装,露出了本来面目。  “你怎么知道是我?”卢晓敏想不通。  张黎黎轻轻一笑,一手拎着面具和一根绳子,一手扔过来一个化妆品空瓶,“你想杀了她是不是?它们装在一个垃圾代理。这个牌子的化妆品价格昂贵,估计全校没几个人用得起。当然你也可以否认,但是上面遗留了你的秀发,这个是的。不怕麻烦的话,我们一起去做一个DNA检测?这么重要的物证用完应当及时销毁,而不是扔到垃圾场。”  卢晓敏不以为然:“是我又怎样?她害苦我了,我吓吓她,给她点教训不行吗?就因为她暴露了我的真实年龄,我的富二代男友和我分手了——别装清高,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无意中知道了我和小龙的事,告诉了郑丹,郑丹让徐智英知道了,和我反目成仇。这样既报了你和徐智英的一箭之仇,又给郑丹出了气。你和郑丹打牌合伙作弊,赢了我和徐智英不少钱,散布郑丹有什么‘尸利眼’,骗了大伙不少恭维好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比我好到哪里去?”  张黎黎羞得满脸通红,两个女孩达成了和解。  “不过,我们没骗大家。”张黎黎说。  “这里没别人,矫情什么?不过你们也真下得了血本,找了几个托来买高级化妆品,伪造五万元的中奖彩票,行,干大事的人,够狠!”  “真的。”张黎黎解释道:“我承认前两件事的确是骗了大家,但后来的事跟我没关系。即便想骗人,我们也不会想出这么拙劣、一点含金量没有的骗术来吧?再说,我和郑丹哪来那么多钱布局?”  “你别不承认好不好?”  “我真的没有。”张黎黎一再证明:“如果一切都是假的,郑丹后来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又为什么要自杀?”  卢晓敏呆住了。是啊,她怎么没想到呢?  “还说我呢?”张黎黎撅起嘴:“你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找了个男的来吓郑丹?......”  “你说什么?男的?”卢晓敏大声打断她。 共 686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医院专治癫痫
癫痫病患者的家庭护理是需要怎么做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