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泉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小说枪炮与玫瑰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酒泉信息港

导读

一     海。四面都是海。涛声碎梦。涛声依旧。   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未央坐在小岛边的礁石上,远望着不平静的海面。身后浓郁的草木,几乎

一     海。四面都是海。涛声碎梦。涛声依旧。   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未央坐在小岛边的礁石上,远望着不平静的海面。身后浓郁的草木,几乎掩盖了所有的人迹。   两年来,他总是这样地坐着,观望。   自红颜离去后,转眼就是两年。   要是两年前自己就那么地留下了,兴许就不会是这样了。他有些不知道自己这两年是怎么过的。想着想着,便有些兴味索然。   这岛是华夏在南海上的一个小岛屿,对大部分人来说,是不知道它的名字。未央自己也不知道。选择这里,为的仅仅是图个安静与淡然。   岛上除了未央,就再没有别的人定居,偶尔会有几个路人经过,很少很少。两年来用一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   夕阳依旧,红颜已远。   小岛上有的是岁月的孤寂。站在礁石边的时候,未央琢磨着自己的剑在空旷中,是不是就像这个岛在大海中一样,遗世而独立?   在岛的另一边,可以上岸的地方,传来了一些小动物的奔跑声。   凭感觉的,未央知道有人来了岛上。这两年来他已经几乎忘记自己是个高手了。就是有人来了,发现也是出于对小岛的熟悉。   来的是一个人,脚步轻盈,道路熟悉。   那年父亲带着自己这样地走过湖面的时候,自己有的是雀跃;那年自己带着云梦这样走过沙地的时候,心里有的是悸动;今天还是有人用了这样的脚步。   该来的依旧还是要来的。未央已经知道是谁了。   一身的白衣,清淡典雅。在她要说话前,未央举手阻止了。   “是她吗?”有点空寂的声音似乎是在面前,又似乎是在很远。   可儿望着眼前的男子,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动荡。仿佛站在他的身边,就可以触摸到云层的顶端。他的眼神还是和两年前一样,犀利,深邃,少去了的是玩世不恭,少去了的是桀骜不驯。难道思念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性?可儿这样想着。   这次来,也和两年前一样,同样是为了他。不同的是,那时为的是要他加入,现在为的是要他帮忙。本质上,两者是相通的。   要不是亲眼见过,可儿很难相信,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可以做到呼风唤雨,震慑雷霆。   或许不是云梦自己来,他有些失望吧。可儿回答着“不是。”再后面却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   是啊,是她吗?可儿心里也是这么地问着自己。两年前的时候,自己是来过这里的。也是在这小岛上,也是这靠海的礁石边上,他仅仅用了一个悲凉的神情就拒绝了自己的邀请。如果是其他的人,或者她可以解释和说服些什么,可是,面对着他,这个有着传奇一样生动人生的未央,就一句话:“我暂时不会离开岛上。”就打发了自己。可儿连一个挽留的念头都没有生出来,就离开了。   这也是她接受组织任务的次失败。站在他面前,似乎一切的小心思都是透明的。   可儿是华夏安全局的内部成员。   要说现在的国家,多多少少的都有些奇人异士的组织。华夏安全局就是其中的很有名的组织之一。另外的樱花社、黑手党、上帝之手之类的也很出名。某些时候,这些组织的强大,就代表了国家的强大。   大凡是有爱国心的人都是羡慕这些组织的工作。可是,未央却不是。   可儿这两年来,虽然嘴里不说,但是心里还是有点怨言的。组长周顺给她的任务就是扮演好云梦的第二角色,为的仅仅是她们两个有点相像。   云梦,一个梦幻般的女子。她是安全局里面至今为止人气的一个。不单单是因为她长得好看,而是能力也达到了她所能够得到的荣耀的地步。而有很多的事情实际上是不需要她亲自去的,她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处理所有的事情,组长周顺为了工作可以更好地展开,在一些不需要云梦亲为的事情中,就让可儿扮演着她的角色去完成。   这两年来,可儿也因此做了很多的事。但是,总要顶着别人的光环,让可儿觉得自己终有一天会失去自己的耀眼。   在几天前,云梦还是受伤了。确切的说,像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样的话对于云梦而言是不适用的。在云梦所有的任务中,几乎就没怎么的受伤过。但也许是连老天都妒忌了,这次一伤,就很严重,至今也还没有醒过来。   昨天的时候,安全局接到了一封挑战书,上面有着一个鲜红的樱花印记。   除了云梦,没有人可以接得下的战书。   于是,组长想到了未央。   本来可儿还是不愿意来的。因为她知道对于未央而言,只要不是云梦亲自过来,恐怕他是不会走出眼前这个小岛的。还是组长周顺和自己说了几句话,可儿终究还是来了。   这几句话也给了可儿的心目中,未央和云梦的故事增添了更多的神秘色彩。   而今看到未央本人,其震撼远远比可儿自己想象中预计的要大得多。可儿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两年前的暂时不会离开,为的就是今天吗?   “是组长让我过来的,哦不,是我自己过来的。云梦在几天前受伤了。”可儿偷着眼睛瞥了一眼未央,发觉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之后,才继续的说下去,“情况有点严重。可是,局里还有一封战书,那本来是云梦的。……”   可儿一口气说着,竟不知道自己在讲些什么了。未央已经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听。   原来前些天的不适感应,是因为云梦的受伤。未央低头回味着。自己终究还是没能走出来,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不知道目前这样的武道心态,可不可以应付伤了云梦的人。有好些时间没有见到自己的‘如梦’了,或许重新握起的时候,会有点生疏感也说不定。   而海浪还在浅浅地爬着海岸,夕阳依旧红得可爱而灿烂。   可儿也还在那里说着什么。   从知道云梦受伤以后,未央就没有怎么在听了。一直觉得这个女孩是该得到别人怜惜的。为了祖国的理想,她就这样的把自己的理想给泯灭了。   感觉可儿的说话,已经把小脸憋得有些通红,于是未央示意可儿可以先不用说了,歇歇吧。   不是这样就失败了吧?刚才的一通话,可儿自己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就是把所有的情况介绍一下,感觉糟糕透了。局里到现在也不知道云梦是怎么受伤的,看她似乎是从西藏那边回来的。结合所有的情况,也就琢磨着是不是樱花里面的人来了个先下手为强。   可是,在组织的档案里,樱花还没有谁可以这样地伤到云梦。而下战书的人,明显是他们请来的。三千代,一个让所有的人听了以后都胆寒的名字。世界上少有的几个极道武学的高手之一。   可儿虽然是不怎么顺眼的看待自己的组长,但是,要是自己这次的邀请还是失败了的话,局里还真的没有谁可以接下这封战书。到时候,输是输定了,而且要是输得很难看的话,就不是个人的情感问题了,那已经上升到了国家的尊严。   想到这里,可儿还是忍不住,勇敢地说出了周顺交代的话来。   “周组长说,说,你以前答应过云梦……”   未央终于是睁开眼睛,站起来,抬起头,遥望远方。可儿也适时地没有说下去。好久,未央才回头对着可儿笑了笑:“回去就和你的组长说,我知道了。”   不等可儿再说什么,也没有机会让她把话说完,未央就开始回自己的小木屋。小屋在一片的树藤里面,在礁石上还不大可以看得清楚。   可儿看着未央的背影,把牙咬得紧紧的。她有点不明白未央的意思。什么叫他知道了。那他是去还是不去呢?   估计又是功亏一馈了,这个没有爱国心的家伙,还亏了自己以前的时候,好崇拜他的。可儿跺了跺脚,转身离开。在走上自己的游艇的时候,还特意的把马达开得响响的。似乎是在肆意破坏着小岛上的平静,然后扬着一溜嘲笑般的声音渐行渐远。   未央只是笑笑,摇了摇头。自己也是那么的年轻,怎么就没有了那样的意趣?   小屋里也是没什么装饰物品,一切都显得很是淡然。这样悠闲的生活过惯了,难免就不想动了。可儿所说的话,大概就是以前自己和云梦说过的吧。没有想到的是她把这个也和组长说了,真是难为她了。   未央看了一眼小木屋里的一切,返身出来,远眺着海面。  海。四面都是海。那眼神里有着一丝的落寞,一丝的悸动,隐隐的还有着一丝的欣喜。自己终究还是要离开了吗?   忽然的,未央双手举天长啸,礁石边,海水汹涌澎湃起来,激荡久久而不能平息。再看小屋旁,门随意地掩着,早已经没有了未央的身影。      二     在澳门的码头上,未央悠闲地漫着步。   这是一个充满着诱惑的城市,有着东方的拉斯维加斯之称,或者是“蒙地卡罗”,而中西方文化的400多年的磨合,让这个城市无论是外在还是内在都有着其无与伦比的魅力。   本来,距离未央的小岛近的并不是澳门这个城市,而应该是三亚。可未央还是选择来了澳门,这里有他的东西。剑,如梦。还有着他的不可磨灭的记忆。   周围众多的名胜古迹、中外建筑以及街区小巷,都成为了凝固的文化,成为了澳门历经数百年风雨的象征。而更加有特色的是,这是一个赌博合法化的城市。这让众多的具有人性的贪婪的人们拥挤着来到了这里,企图一夜之间的暴富。   今日淄衣,明日佝偻的形象在这里已经是屡见不鲜。   的赌城澳门葡京娱乐城更是幸运者的天堂,霉运者的地狱。   可是,这里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幸运的吗?   未央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和孤寂的小岛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似乎一下子就推翻了以前的一些观念。有两年的时间没有来过了。这里已经开始了变化,有些熟悉的地方不再熟悉。认识的人也不再认识。   变,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   未央展转地来到了一个小巷的深处。值得欣慰的是这里的变化不大,左右的邻居都是知道,在这个小巷的尽头,有个道士居住着,据说是可以推测出你想要知道的一切。当然,邻居们都是不相信的。一般的,也就是远道而来的一些心怀叵测的人,为了良心上的安慰,才会给老道士一些香火钱。   就是道士隔壁的阿姨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做什么的,也没见得他的生意很好,也不出去摆摊,就是硬活到了现在,而且很有一副吃喝不愁的模样。用阿姨的话来说就是,这是一个奇迹。  道士自己称呼自己是‘风月老道’。这‘风月’二字不是说道士自己精通此类,而是说他拿手的就是测这一类。可惜,到现在为止,有好几年的时间了,他的‘风月’方面的测字还没有开张。   一般过来问的都是大妈级别的人物,问的大多也是异灵之类的事情。不是昨天晚上看见了鬼,就是今儿个早上起来的时候眼皮一直跳什么的。道士觉得自己在这里窝着简直就是委屈了自己。怎么说,以前的时候,自己也是个名人来着。   道士有点郁闷。看今天的天色已经不是算早了,想必也没有什么生意了,正准备和往常一样打烊的时候,门口来了一个人。   “请问,你要测些什么?这里有……”马上的,老道士就说不出来了,平时说得贼溜的话,一下子卡壳了,“怎么是你小子,舍得你的破小屋出来了?”老道笑着说着,可是,眼角的地方分明的溢出了一丝晶莹。   来的正是未央,还是以前般的灿烂的笑,味道却是更成熟了些。   老道几乎是看着他长大的。觉得这孩子吧,还真是苦。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父母。老道的心里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看待。再怎么说,他和未央的父亲是拜过把子的。   未央也是走上去和老道紧紧地拥抱了一下。或许,只有在老道的面前,他才没有了忧郁的外表,才没有了保护的外衣。   “你不是想我想得没有时间吃饭了吧,怎么觉得你瘦了?”放开老道以后,未央看着老道比以前略为苍老的面孔,有点沉重地说着。   老道给了他一个棒子:“鬼才会想你呢。”还扑哧一下笑出声来。但毕竟是老了,脸上的皱纹笑起来很是明显。   今天,未央的到来,实在是出乎老道的意料,本来他还以为要是他不去找未央的话,就一辈子也看不见对方了呢。在老道的心里,可是没有把未央当成一个高手来看的。没有在身边,总会有一些担心。在有人没人的时候,总是会有着一丝的牵挂。   老道从不过问未央的事情,却不代表他不关注。有时候,背后的默默的支持,比常挂在嘴边的关怀,要难得多。   在看到未央后,老道马上开始收拾起自己的门面来,把什么‘测字’、‘济世救人’等等的牌子匾啊什么的都收了起来。未央一边帮着收拾着,一边还打趣着:“如果我每次一来你就关门的话,那还不是以后要赖着我生活?我可支付不起。”   “我的富裕可不是你这样的小屁孩可以想象的。”   说实在的,未央还真不知道老道是多么的有钱,就是知道钱很多。不过,他也是喜欢和老道顶嘴什么的,这是从小时候起就养成的习惯。   坐着吃了些饭以后,未央还是说了自己来的目的。“风月叔,我的如梦呢?”   “怎么,你小子想把它拿回去?”老道士有点怀疑着看着未央。 共 32933 字 8 页 首页1234...8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增生的发病因素是什么
黑龙江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标签

上一页:思友3

下一页:儍憨小传新编江山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