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泉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绿野荒踪征文小说春天里的是非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酒泉信息港

导读

人,就这么赤裸裸地来到这个世上,然后再赤裸裸地离开这个世上。不带走一片云,不带走一粒土,只会留下一些后人的叹息和遗憾。贫与富,贵与贱,都会被

人,就这么赤裸裸地来到这个世上,然后再赤裸裸地离开这个世上。不带走一片云,不带走一粒土,只会留下一些后人的叹息和遗憾。贫与富,贵与贱,都会被无情地撕掉,都要赤裸裸地离去,化成后来人脚下的一掊土。  他,从小就是一名家喻户晓的神童,原本被家族寄予了厚望,原本是京城夺取状元的红人选。奈何,世事多变,一夜间短短的几个时辰,竟然疯掉了,从一位绝顶聪明的多才多艺的翩翩公子沦落成了痴痴呆呆的傻子。家族里的几个长辈是想尽了办法,奈何,病情不但没有得到治愈,还变本加厉,痴呆的程度更加严重了。几年下来,家族也是无计可施,只好放弃这个原本的天才人物,任其自生自灭。  从此,偌大的京城里多了一名痴痴呆呆的乞丐,一位有着显赫背景的乞丐。原本要是普通的乞丐也就罢了,奈何曾经是有着诸多光环环绕的天才型人物,自然也就少不了诸多麻烦了。不仅时常会被附近的乞丐欺负,还会遭到京城里的许多富家公子的嘲讽,甚至就连本家的许多人也会落井下石。偌大的文家一开始还会对那些侮辱文天的人进行一番呵斥,后来见起不到多大作用,也就不闻不问了。渐渐地,文家的天才沦落成乞丐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京城,文天的风头一时无两,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一天,文天正在嚼着刚讨到的馒头。这时一位翩翩公子带着一群人恰好经过这儿,看到文天那落魄的模样,顿时哈哈大笑:“呦,这不是文家的天才吗?怎么就吃个硬馒头,要是没吃饭的话,本公子不介意多双筷子。说不定本公子心情好了,还会赏你一块骨头啃啃呢,毕竟一条狗也吃不了多少!呵呵……”  “是呀,吴公子真是好心呀!要是我看到乞丐的话,早就躲得远远的了,哪会像吴公子这般好心,还给他饭吃呀!”跟随而来的其他公子,一个个得意洋洋地摇着文人扇,赶紧谄媚道。  “唉,谁叫我这人心肠软呢!虽然两家一直都是不和,但看到儿时的好友沦落到这步田地,我这心疼呀,于心不忍呀!再说了,这可是曾经的天才呀,文家的天才呀,怎能不让我心碎呢!”吴坤面露出一抹悲戚,不停地咂嘴道。  “公子,果然是菩萨心肠。”众人再次谄媚道。  听着跟随自己的众人那谄媚的语言,再看到文天那落魄的凄惨模样,吴坤心里是止不住的兴奋。  “你们这群混蛋,又在欺负我的堂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一个银铃般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嘲笑。众人回头一看,一位怒气冲冲的美少女便出现在众人身后。  “吴坤,又是你这个混蛋,看来上次没让你长记性,又想讨打了吧!”少女呵斥道。  “没有呀,我……我怎么会做这种事呢。小公主,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说完,头也不回地带着众人逃之夭夭了,就像是老鼠见到了猫。  跑出一段路后,发现后面没有人跟来,才松了口气,心有余悸地骂道:“妈的,怎么这么倒霉!怎么又碰到那小恶魔公主了呢!”  原来刚才出现的少女不是别人,而是整个皇室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是文天的堂妹,是京城出了名的小恶魔,要是被她捉到,惹到她,猪都得脱层皮。  望着文天傻傻地离开,瘦弱的身影在微风里不停地颤抖,小公主心一酸,眼角竟然挂满了泪水。只是,在转头的刹那间,文天眼中却是精光四射,彷如换了个人似的。  借着月光回到了自己常住的破庙里,在地上铺了个窝,身子蜷了蜷,便进入到了梦乡。只是文天没有发现,一个枯瘦的老和尚竟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的跟前,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这几年也是苦了你了,看来是时候结束一切了。咱们梦中相见吧!”  “嗯,娇儿,你怎么在这里,你……你还没死!”文天憔悴的脸上顿时充满了喜悦和激动,哪还有一点痴呆的样子,明显再正常不过。  “文……天,是……是你吗,我没有死,没死呀!见到你我……我真的好高兴,真的。”雪娇一下子扑进文天的怀里,泣不成声地哭泣道。两人就这样紧紧地拥在一起,生怕一离开对方的怀抱对方就会离开。  过了好久,文天吻着雪娇的额头,抚摸着雪娇那柔顺的秀发道:“你以后别再离开我好吗,别再不声不响就离去了好吗?别在留下我孤单地活着了,别在让相思之苦来折磨我一生了,好吗?”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我一生一世都不会再离开你了!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再也不做傻事了,再也不会离开你了。”雪娇紧紧地抱着文天。  “嗯,我们今生今世都不要分开,不,来生来世也不要再分开!”文天坚定地说道,“你可知道当初你要嫁人时,我是多么心痛,到你家找你时,你已经离开。而不久竟然传来你……你上吊轻生了,我整个人都崩溃了,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倒塌了。你可知我的世界里没有你的日子是多么难熬,没有你的日子我的世界没有一丝光亮!以后,你千万别再做傻事了,别再折磨我脆弱的神经了!”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天,我再也不离开你了,再也不离开你了!我的世界里也同样不能没有你,要是没有你,我也会活不下去的。当初要不是……我又怎么会离开你!没有你的日子,我真的活不下去,要不又怎么会有了轻生的念头呢!”雪娇眼中闪着悲戚的泪水,发现失言,赶紧岔开那个话题,痛苦地说道。  “怎么回事,这一切究竟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文天怎么会发现不了雪娇那躲闪的话语,有点生气。  “没……没什么事,哪有什么事?”雪娇连忙躲闪着文天的眼神。  “你到现在还想骗我,难道我就这么不堪,你到现在还不能真正将心交给我吗,我就不值得你信任吗?”文天苦恼地对着雪娇咆哮着。  “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少爷,你就别问了,你就别问了,好吗?”雪娇一看文天那激动的样子,哭着说道,一时不察竟然没发现称呼用错了,等发现时也是来不及。  “呵呵,少爷?少爷……你叫我少爷,呵呵。看来你还是不在乎我的一往情深,对我的身份还不能释怀呀!哈哈,枉我对你那般痴情,你还不能真的懂我,不能懂我呀!”文天颤抖着,苍白的脸上挂满了心碎的泪水,样子状若疯子那般地大笑着。  “天,不是的,不是的,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的。我真的不能说,我有我的苦衷,你别逼我,好吗?”雪娇此时脸色也是苍白的怕人。  “苦衷?苦衷,好一个苦衷!我知道,我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天才般的少爷了,已经失去了文家的栽培,成了一个人人嘲讽的乞丐,给不了你以往的荣华富贵,也知道配不上你这位倾国倾城的佳人。你放心,我还有自知知明,不会纠缠你了……”  “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重重地打在文天的脸上,一下子打断了文天的话语,“你……你真的让我好失望,让我好伤心,没想到你也是那种不堪的富家子,这辈子算我瞎了眼,竟然看上……”还没有说完,雪娇便再也说不下去,蹲在地上一个劲地哭着。  这一耳光也是将文天打醒了,发现刚才那番怒话是多么的伤人,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是多么不堪。再想想以雪娇这些年在文家做丫环的所作所为,以及雪娇的可人,一定是有着太多的难言之隐,否则雪娇是不会隐瞒自己的。想通后,再见旁边雪娇那伤心憔悴的模样,感觉自己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混蛋:“娇儿,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刚才失言了,我不是有意的,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对你了!”说完,上前扶起雪娇,紧紧地拥在怀里。而雪娇也是明白文天的人,再也受不了委屈,也再次拥住文天的怀抱,喃喃地说:“我懂的,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以后别在这般作践自己,作践我就行了。”  “不会的,我以后不会了。”文天赶紧保证,然后怜惜地抚摸着雪娇的长发。  等雪娇平息了好久,文天才郑重地说道:“不管发生过什么事,我都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谁造成的,我一定要知道原因。娇儿,告诉我好吗,无论发生什么!”说完,神色浓重的望着雪娇的眼睛。  “唉,你这又是何苦呢,何苦呢!你这不是逼我吗,是在逼我呀!”雪娇万分苦恼,本来不打算告诉文天的,想将这一切默默地烂在肚里,不打算让文天痛苦的。如今,看到文天那郑重地眼神,见躲不了,只好痛苦地说道:“你知道真相之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答应我,这件事就到此结束,我们远走高飞好吗?到一个无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过着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不在理这些纷争,好吗?”  “我答应你,无论发生什么,这件事都到此结束。我立即跟你走,到一个地方过着属于你我的生活,绝不会理会这些纷争。”  “当初,老太爷知道你我相恋时,曾劝过我几次,让我主动放弃你。老太爷告诉我,说以我的姿色,将来嫁个好人家是免不了的,何必在你这棵树上吊死。并说即使将来我们不会分开,我也只能做你的偏房,只能做你的妾侍,毕竟我和你的身份太过悬殊。我说即使做个妾侍,我也不在乎,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地位、名誉都不重要。后来老太爷见我执着,也就没有过分紧逼,说你不久应该会娶皇上的三公主为妻,叫我要有心理准备。我听到你不久就会娶三公主了,心里是十分难受,就躲在房间里偷偷地喝了点酒。正好你五叔见管家说裁缝铺叫我去取上次定做的衣料,又见我好像喝了点酒,就……就让街上的几个混混对我百般纠缠,然后就在老太爷跟前诋毁我,说我生活作风不良,然后将我赶出府,这样就能通过我来打击到你了。”雪娇说着,紧紧地拉住文天的手。  “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的。”给了雪娇一个安慰的眼神,有点生气:“五叔,果然是你。就因为我从小压你的儿子一筹,没想到你处处想算计我,时时想打击我呀!你,可是我五叔呀!”  “后来,老太爷听说我作风不正,当然是勃然大怒啦。毕竟文家的家风一直都是端正,哪能让我再呆在你的身边,想都没想,便听从了你五叔的建议,将我下嫁给了偏远的卢家。可是他还不放心我,怕我再来找你说明原因,催着我匆忙地办完了婚事。觉得这样也不一定能给你很重的打击,就……就用家人逼迫着我轻生。要不是一位大师,恐怕……恐怕我就见不到你了……”雪娇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连文天的衣服都哭湿了。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文天赶紧安慰道,心里也不是滋味。  一辆马车停在了街上,文天也不再是那落魄的肮脏乞丐了,而是经过一番梳洗,又恢复到了原先那丰神如玉,多才多艺的俏公子,和倾国倾城的雪娇一起呆在马车里,等着置办的东西一好,就会离开这喧嚣的京城,到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去长相厮守。  可是,天意真的会作弄世人,刚准备启程,便听到了街上行人那议论纷纷的嘈杂声。文天皱了一下眉头,叫车夫下去帮忙打听一下,看看是怎么回事。车夫很快就回来了,心不在焉地说道:“满街的人都在议论文家呢,说那个文家,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全家都被打入了大牢,听说满门都要抄斩呢!听众人说好像是犯了欺君之罪,另一件事还和吴家有关呢,具体的是怎么回事,大家也说不清楚。”  文天大吃一惊,慌忙跳下车,对车里的雪娇歉意道:“娇儿,对不起,现在我还不能走。虽然文家的许多人我可以不在乎,但我的爷爷我不能不管不问,而且文家也毕竟养育了我二十多年。现在,文家有难,身为文家的一份子,我不能不问,等这件事一处理完,我就会立即抛下手里的所有事,跟你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过属于我们……”话还没有,文天发现雪娇和马车越来越模糊,离自己是越来越远……  “不,不要,娇儿,你别离开我,别离开我呀!”文天大吼一声,泪水沾满了眼角。这时文天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在街上,而是依旧还在这所破庙里,自己依旧还穿着褴褛的乞丐服,发生的一切原来都是个梦。想想也是,人死怎么会复生呢,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对雪娇太过思念而产生的遐想。  “你,醒了,梦里的一切都记住了吗!”一个苍老的声音不急不缓地传来。  文天抬头一看,见是一位道骨仙风的老和尚正在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皱了皱眉头,刚想像往常一样扮作痴呆,那个声音立即又传进了文天的耳朵里“别费事了,在我面前不用掩饰的,我都知道一切。”  “你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和现实发生的一样。你心爱的人也的确没有死,被我救下了,在一个该在的地方等着你。现在的文家,也的确被关在牢房中,可能也只有你才能解救出他们!不过,救与不救,其实结果都是一样。”老和尚平淡的说道,不带一丝感情。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人命关天的事,怎么能这么儿戏呢,怎能见死不救呢!”文天有些恼怒老和尚的冷漠,语气中充满了不满。  “呵呵,看来你还没有觉悟。几千年了,难得看到你也有迷茫的时候,今天能见到你在我面前的窘样,我也总算是弥补了以前的吃下的亏。”老和尚竟然开心地笑了,“好了,不逗你了,你自己走过来看吧!”说完,手中便多了宝镜,而镜中的一幅幅画面便投射到了文天的眼里。  不久之后,文天便长叹一声:“唉,尽管文家的结局终还是难逃覆灭的命运,但我身为文家的一员,毕竟文家对我也有恩,这个恩情还是不能忘记的,就让我尽一点自己的绵薄之力吧,尽我的一点孝心吧。至于以后文家被皇室所灭,那已经不是我能左右的了,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唉,你还是老样子呀,脾气还是一点没变呀!好吧,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我也就不勉强你了。两年后,我再来接你!”说完,人影一闪,便消失不见了。  很快,文天再次出现在京城中,文家也很被皇帝从牢房中释放出来,京城又恢复了以往的喧嚣,只不过京城的传闻又变了,文家的废物又成了天才人物,文家的天才又回来了。  两年后,绿芽刚冒出新意,桃花刚飘出香味,一声“文曲星归位”响遍了夜晚的京城的角角落落。文天叹了口气,望着文家的子弟,不悲不喜地说道:“是是非非,轮回注定。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是非恩怨,天生注定。人,就这么赤裸裸地来到这个世上,然后再赤裸裸地离开这个世上。不带走一片云,不带走一粒土,只会留下一些后人的叹息和遗憾。贫与富,贵与贱,都会被无情地撕掉,都要赤裸裸地离去,化成后来人脚下的一掊土。何必强求,何必强求!”  一说完,化作一道霞光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只留给后人无尽的猜测。  不久,京城也是巨变,一切结果都和镜中的画面一模一样。   共 545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治疗性交障碍的方式都有那些
昆明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较好医院
标签

上一页:再说马寨

下一页:阵雨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