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泉信息港

当前位置:

霸者何为 第723章 夜明箭

2020/01/16 来源:酒泉信息港

导读

霸者何为 第723章 夜明箭第723章夜明箭“天上落下来一些火油落在我们的火炬和一些士兵身上,”等那些将军过来查看情况时,原本在场

霸者何为 第723章 夜明箭

第723章夜明箭

“天上落下来一些火油落在我们的火炬和一些士兵身上,”等那些将军过来查看情况时,原本在场的下级军官们已大概说清情况,一个个用着类似的答案回复他们上级。

“什么?”那些得到回应的将军们接连惊呼一声,然后一个个抬头看向天空,可惜黑乎乎的一片,除了飞落的雪花外什么都看不清楚。

“快用夜明箭查看情况,”扬军大营那边,那些将军在无法用肉眼看清上空的情况后直接命下面士兵使用他们的一种独特兵器,一种与弓箭使用方法相同的东西,所谓的照明箭在用火点燃,用弓发射出去后会在极速飞行过程中散发耀眼的光,可以让一片区域的夜空在短时间内像白昼那样的明亮,夜明箭的名字正是由此得来。

“快把敌袭的情况汇报给元帅,”飞军营地那边,那些将军在意识到天上有问题后,一边让下面尽快查清上空的情况,一边命人将异常情况汇报给他们元帅。夜明箭不是稀有之物,飞军大营里同样备着,这种白日作战根本用不到的东西,现在却派上用场。

没多久,在一支支会发光的夜明箭下,天上的黑影显现出来。

“那是翼鸟还有敌军,”紧接着,许多联军都看到那驮着竹筐的翼鸟,还有竹筐里正在向他们抛洒火油的夜军。有的翼鸟在很高的地方,他们已经看不清楚,但看的出来翼鸟同夜军的数量并不多,只有一些区域有。

当查清情况,那些将军们一边将进一步的信息汇报给他们高层,一边考虑如何处理现在的问题。

片刻后,联军大营里响起一阵急促的号角声,双方已发出敌袭的信号。在此之前联军大营里已有许多士兵和翼国人士被外面的情况惊醒,现在剩下那些沉睡的人都被其他人叫醒。

与此同时,两座联军大营的中心位置,两名联军统帅各带己方主将再次会面。

“施元帅,我们两方的情况一样,夜军正在上空利用翼鸟对我们发起突袭,想必夜军主力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两名元帅一见面,铁心便极其匆忙地向施江川说明情况。

“铁元帅不要担心,夜军只是想利用翼鸟制造混乱而已,但他们的翼鸟不多,不会给我们造成多大问题,”点点头,施江川语气一转又接着道:“要是今晚他们不向我们发起突袭,明日之后他们便再没有机会。”施江川的语气一点都不慌张,像是早就预料到会出现现在的情况。

“施元帅以为夜军会有多少翼鸟?”见施江川分析的有些道理,而且说话语气不慌不忙,铁心当即反问一句。

“依本帅之见,夜军的翼鸟不会超过几十数,夜军此举只是想制造混乱,打击我们的士气而已,并不会对我们造成实际的威胁,”站在帐外已有一段时间,施江川不过看到一只翼鸟飞过,施江川可以断定夜军没有多少翼鸟可用。而他们联军大营方圆几十里面积,施江川并不觉得那数量有限的翼鸟能起到多大作用。

沉吟片刻,施江川又接着道:“铁元帅不必担心,只要我们尽快将那些翼鸟同夜军射下,再把着火的地方火势扑灭,夜军的拙计不会对我们造成实际影响。”

“施元帅说的正是,”点点头,转眼铁心已完全认可施江川的分析,所以当即转身看向几个正在待命的箭营主将道:“你们几个还愣在那干什么,还不赶紧过去把那些翼鸟都给本帅射下来。”

“是,”被施江川一吼,飞军的几名箭营主将当即答应一声,然后同时离开去负责此事。

“施元帅,你们怎么不动?”等那几名箭营主将离开,转过身后,见施江川并不为所动,铁心当即一脸不解地询问一句。

“铁元帅放心,来的时候本帅已经让下面的人去处理那些问题,现在你我要做的是不能自乱阵脚,只管等着夜军过来即可,”明白铁心想问什么,施江川当即笑着解释一句。

“原来如此,”点点头,铁心故作镇静的想着原来施江川还真有些本事,竟然把事情看的如此清楚,像是敌军的动向都在其掌控般,在自觉有些不如施江川时,铁心赶紧发表自己的高见:“我方的哨探还没传来夜军出现的消息,想必夜军离我们大营还有一段距离。”

“铁元帅言之有理,那些翼鸟只不过是夜军的先锋部队而已,在他们主力到来之前,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平息各自营中的混乱,”施江川点点头十分认同铁心的说法。

“奇怪,为什么我们派到樊城的密探没有汇报夜军出战的消息?”当确定自己的分析在施江川看来很有道理时,铁心慢慢镇静下来。

“可能是那些密探正在赶来大营的路上。”

“施元帅说的是有道理,但是夜军有二十五万大军,从整兵列队到出城一共需要很长时间,那些密探应该早就发现夜军动静,不应该会来的如此之迟?”铁心并不怀疑施江川的猜测,只是觉得还是有些不对。

“铁元帅不必担心,既然夜军的前锋已经向我们发起攻击,那边是否及时传来消息已不重要,你我双方只需再派出一些探子关注夜军的行军动向即可,”铁心的疑惑值得考虑,但在短时间无法查清原因的情况下,施江川能想到的最好办法是密切关注夜军的行军动向,那样他们便没有必要多想。

“施元帅言之有理,本帅这就再派一些人去关注夜军动向。”

紧接着,两名元帅各自派出一定人手往樊城方向查看夜军动向。

与此同时,两边的人员在那一支支夜明箭发出的光芒间,不仅将上空的翼鸟与夜军看清,还把飞雪的场景看的清清楚楚,似乎随着夜深,雪势正在变大。

按照上面的要求,一些将军正在指挥士兵用弩炮射击上面的翼鸟,暂时并不过多考虑射下翼鸟会对营地造成怎样影响,只是简单通知那些翼鸟下方的人做好随时躲避的准备。那些箭营将士自然知道他们的弩炮会有可能射空,所以在瞄准翼鸟时非常小心,所有用人都是挑选出来的精英。

在那些人忙着瞄准上面的翼鸟时,另一边,不断有联军人员向翼鸟飞行的位置放箭,追踪着翼鸟的飞行诡计。方圆几十里面积的联军大营现在被那些夜明箭照的四处通明,上方的翼鸟连同夜军都被现在的情况吓得不轻。

“咻、咻、咻,”一支支驽箭接连朝天上极速射去。

“昂……”

“啊……”

紧接着,那被射中的翼鸟连同上面的夜军接连发出惊叫,很快便有几只翼鸟被驽箭射中直接坠落,正对着翼鸟下方的士兵赶紧在他们将军的指挥下迅速避开。

当然要避开体型大的翼鸟容易,但想避开一些射空的驽箭就没那么简单,射空的驽箭飞落下来时速度越来越快,因为上空的明亮多少比不上白天,一些联军不幸被落下的驽箭射中,或死或伤。

在两边都用驽炮射击下,很快方圆几十里面积的营区只剩下十几处着火的地方,面积大大小小,但最大的地方对于联军方面都不是太大问题。当联军方面要全力消除火势时,天上的翼鸟已经全都消失不见,原本将近二十只翼鸟最终只有三分之一被射落,其他的翼鸟都已飞走。

当确认不再有翼鸟后,两边高层都下令让士兵定时用夜明箭查看上空的情况。

与此同时,两边高层还让下面将士一边整兵列队,一边安排人消除火势。因为把一些连在一起的帐篷烧着,一些地方火势很大,但是他们水源有限,所以只能把着火的地方与安全的地方先区分开,然后再忙着救火。

可能是巧合,刚才有人正好将火油倒在一些粮仓附近,现在那些地方的火势需要他们重点关注。联军的粮仓有多处,分布在两个大营区域中的许多位置,加在一起的面积之大超乎常人想象,但幸好并不是在一起,而且着火的地方只是在一些粮仓附近。

救火自然先捡重要的地方救,两边高层都在他们的那些粮仓附近安排很多人手。不用多长时间,所有着火的地方都会消失。总而言之,就像之前施江川所说的那样,夜军的火烧联军大营之计只能引起一些混乱,并不会影响大局。

“铁元帅,那些翼鸟有的已被射杀,但有的已经飞走,你觉得那些翼鸟还会不会再飞回来?”不等铁心回答,施江川又接着问道:“为什么夜军还没过来?”

“那些翼鸟受到惊吓慌张逃去回来的可能不大,再说我们已经让人定时查看上空情况,即便它们还敢回来,我们也能及早发现,”面对施江川的询问,铁心回答的甚是干脆,“夜军方面,方才我们又派些人去打探消息,不久应该便能收到消息,施元帅先别着急。”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口碑怎样
成都九龙医院挂号
贵州癫痫病科哪家好
深圳医院检查妇科多少钱
牛皮癣治疗河南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