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泉信息港

当前位置:

回到了学校后

2020/05/21 来源:酒泉信息港

导读

回到了学校后,我先回了寝室换件衣服,然后去了图书馆,在图书馆见到了小丽。小丽在一个人背着日语单词,见我便用日文问了句好。“こんにちは”

回到了学校后,我先回了寝室换件衣服,然后去了图书馆,在图书馆见到了小丽。小丽在一个人背着日语单词,见我便用日文问了句好。

“こんにちは”

“你好。”我也懂些日文的。

“亚哈,你会啊。”小丽似乎因为我的回答所吃惊。

“呵呵,会基本的,很简单的那种。”我说。

“嗯,一天去哪儿了,在学校里没见你啊,想给你打个电话的,又没有你手机号码。”小丽说着合上了日文书。

“呃,什么事情啊。”我说。

“没什么事情,就是觉得无聊呗,想找人聊聊。”

“哦,那记下我手机号吧,想找我的时候就打电话。”我说。

“嗯,好。”然后小丽便找了张纸和笔,我便写下了手机号码。

“来图书馆看书?”小丽收起纸后问。

“当然了,图书馆也不可能有什么。”我笑了一笑。

“呵,你还想有什么啊。”小丽说着扑哧一笑,似乎在说:在想女人吧。

我没有说话,只是苦笑,然后去找书看。最近一段想看些外国文学,很多的书我都没看过呢,倒是有很多的时间来看,先看见的是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果然,吸引我的还是日本文学,其实芥川的书我在中学的时候便已经读了,不过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倒可以再来一读。拿了书后便走到了小丽身边坐下。

“什么书啊?”小丽看着我拿来的书问。

“《罗生门》,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的。”我说。

“哦,对,你说过你喜欢日本文学的,唉,我继续背单词吧,周二有考试呢。”小丽说着嘟起了小嘴。

“呵,那你背吧,我们还没讲课呢,那哲学课的老头一直在自言自语。”我想起了那老头,着实想笑,不过比那顿字的古代史老师强多了。

“是吗?唉,我们才学一点就要考试了,郁闷,我中午吃完饭就坐在这里了。”

“不是吧,就这么干巴巴坐了一下午背单词?”我挺是吃惊的。

“是啊,就这么干巴巴的坐着,不过现在还好点,还有人陪着,嘻嘻。”小丽笑着说。

“嗯,那你专心背吧,预祝你考个好成绩。”我说。

“呃,谢了。”然后小丽便又继续低着头背单词了。

我则是翻开了《罗生门》,里面不是光这一篇,有很多的短篇,不过这《罗生门》比较出名,以前日本的电影天皇黑泽明还以此为名拍过一部电影,很是经典,是世界十大影片之一,影响力非常之大,所以其实那电影绝不简单,自然了,这书也不简单。

大约在6点半的时候,小丽拍了我一下。

“诶,去吃饭吧,不早了。”

“嗯,好。”我也又看了一下表,便放回了书,小丽在门口夹着书等我。

小丽说要先回寝室一下,我便同前去,在楼下等她。待她下来后便一起去了餐厅,依然是很少的人,在挨窗的角落里坐下,我去点了饭后端来,不过小丽没玩手机,倒是用手托着腮部看着窗外,表情很是忧郁。

“怎么,看起来那么伤感啊。”我坐下后问。

“没事,谢谢关心。”小丽依然看着窗外。

“呃。”我说。

就这么沉默的吃着饭,半晌小丽的手机响了,而后她便去接电话了。约莫有十分钟左右吧,她回来了,只说了句:家里有事情,要回家的,有事情给你打电话,拜。而后便走了,我则是看着她的背影远去,只得沉默,发生了什么,看似不是男朋友打的,因为说是家里有事情,难道是家里有谁去世了?呸,这么的不吉利,只能自己默默的给她祈祷了,别发生什么事情。

吃完饭后我回到了寝室,只有李义一个人在玩电脑。

“怎么没和他们在一起?”关上门后我问。

“啊,伟明啊,没,他们去KTV了,我不想唱歌,所以就回来了。”李义说着将头扭了过来。

“哦。”我简单的应了声便坐到了电脑前打发时间。[NextPage]

“唉,还是自己清静啊,没有瘦猴他们。”李义不知怎的蹦出这么一句。

“嗯?怎么这么说。”我说。

“嗯,呵呵,没事,玩笑话。”李义简单说道。

“呃。”我愿以为李义挺中意和瘦猴他们一起的,难道不是?还是我想多了,或许这确实只是李义的一句玩笑话。

而后不知怎的,我听见些许的抽泣声,扭头看了看李义,没有异样。

我玩着电脑上的实况8,这是我唯一玩的游戏了,自顾自的踢着球,选的是英格兰队,中意的是贝克汉姆,所以便玩英格兰。有时会踢踢世界杯,十分钟一局,没多久便捧得了大力神杯,或者就是踢联赛打发时间。

这会踢的是世界杯,第一个国家便是西班牙,想起10年西班牙得了世界杯的冠军,再看看电脑屏幕,不免起了冷汗,不过想想也没事了,实况8是哪一年出的,倒也没事了,当时的西班牙没有现在的NB,踢的还算轻松,5 0,算是个好成绩了。就这样打发着时间,李义突然冲出了寝室,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没有理会,而是继续踢着属于我的世界杯。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正在我沉浸在足球世界中的时候,楼下一阵骚动,我起初不愿理会,不过,宿舍管理员给我说是寝室长,我一想,不正是李义嘛,他出什么事了,便赶紧下楼。

李义脸朝下趴在血泊中。

据一些目击的同学说,李义是从宿舍楼顶跳下的,没有怎么犹豫,因为看到同学们在刚看到李义的那个瞬间,李义便跳下了,同学们甚至都来不及呼喊,李义便落下了,血像是炸弹一般的溅出,李义就那样的趴在血泊里,这些血看起来就像是李义的眼泪一般,给了我那么多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直至医院的人来将李义的尸体抬走,我才上楼。上楼后无意中瞄了一眼李义的电脑,已经关了,所以李义没有留下只字遗书,就这样的去了。

这个寝室顿时很空洞,我觉得很奇妙,跟我在一个寝室的人就这样以跳楼的方式自杀了,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自杀的,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我想起了小丽,她说家里有事,会发生什么呢,我还真为她担心呢,或许会给我打个电话,或许吧。

现在我躺在床上看着上铺木板,想起了和李义相处了这短暂时光里的一些事情。

其实没怎么跟他交流过,因为他大多的时间里都是和瘦猴、胖子一起的,我则是独行者。但是李义其实也给了我一些不错的印象,他不像瘦猴那般的风流,人也老实,虽然每次都和瘦猴他们去找 、去花天酒地吧,但每当我看见他便有些许的不情愿,或许是没有朋友可交才和瘦猴他们在一起?或许李义以为我和瘦猴他们一样吧,所以和瘦猴在一起了,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不过李义倒是个不错的人,只不过现在已经去了,永远的去了。

躺了一会儿便继续玩起实况了,不去想那么多了,人都已经走了,我便继续踢着球,沉浸在自己足球世界中。

玩了一会儿便不想玩了,我伸懒腰的时候看见了李义的电脑,便又想起了李义的死,这一想我便想起了小丽,小丽说家里有事,究竟是什么事呢,现在是21点 4分,小丽是7点左右离开的,而小丽就是本地的,所以应该已经到家了。我想打个电话,却又想起只是留了自己的电话,所以并不知道她的电话,只能等她打过来了。想罢我便又躺床上了,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是7点多,也对,昨天睡的早,环顾了一下寝室,瘦猴他们依然没有回来,估计还在外面花天酒地呢,孰不知李义已经自杀了,一切来的是那么突然,让人想不透啊。想着我穿上了内衣,慢慢套上了一件浅灰色的毛衣。

洗漱完毕后下楼,校园内没什么人,估计大多都没有在学校,都在校外呢,所以周日早上的校园便显得十分冷清。操场上也不见跑操人的身影,是啊,看不到,她在家呢,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只能等电话了。

在操场上跑道上走了一会儿便准备去吃早饭,这时手机响了,是未知来电,我估计是小丽,便接通了。

“喂?是伟明吗?”果然是小丽的声音。

“嗯,小丽?”我问。

“是的。”小丽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力。

“怎么了,家里发生什么了。”我问。

“没事,就是父亲生了重病,现在在医院呢。”原来是父亲住院了,比想象中的好多了。

“哦,什么病啊。”我知道问这是不好的,但还是问了。

“早都有的,肺癌,以前天天咳嗽,现在都咳出血了,越来越严重了……”电话里小丽的声音有些抽噎。

“呃,情况怎么样啊?”

“还行,昨天傍晚突然咳了许多血,然后就晕过去了,送医院后我便去了,现在情况已经比昨晚好多了。”

“嗯,那就行,别太伤感了。”我说。

“嗯,那个,能过来帮忙照看一下么?只有我一个人呢。”

“你一个人?你妈妈呢?”我觉得挺是奇怪。

“我爸和我妈早就离婚了,我也没别的兄妹,其他的亲人都在老家呢,发病的时候还是邻居送医院的呢。”原来是这样啊,我想了一下,觉得反正是周日,去帮忙照顾吧。[NextPage]

“好,在哪个医院啊?”

小丽说了哪家医院哪间病房后我便出了校门,乘上85路车前往市区。

到达的病房的时候小丽正坐在一个很沧桑中年男人床位旁的椅子上,看见我后便起来了。

“麻烦你了,特意叫你过来。”小丽说着满脸歉意。

“呃,没事,反正无事可做。”我说着走了进去。

“呃,丽丽,这是谁啊。”中年男人似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吐出这几个字。

“嗯,我的同学,人很好的。因为就我一个人嘛,便叫他过来了,挺不好的。”小丽说着微微笑了一下。

“叔叔好,我叫伟明,您情况怎么样了?”我只得问候几句。

“呃……还行吧,咳咳……”中年男人一咳嗽小丽便赶忙拿了张纸递过去。

“那伟明,你先坐这儿帮一下,我去给我爸买些粥喝。”小丽说着起身走向门口。

“嗯,好。”其实我也没吃早饭呢,不过想想算了。

“嗯,麻烦了。”说罢小丽便出去了。

我坐在椅子上看着中年男人,男人很是沧桑,脸上没有一点光色,很虚弱,微微的呼着气,眼睛看着天花板上的吊扇。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所以很尴尬其实。

“诶,你是丽丽同学啊……”男人微微侧过头说道。

“嗯?是的,古代史课的同学。”我说。

“哦,关系怎么样啊……”

“挺好啊。”我说道。

“哦……”男人又侧过头去看天花板,迟迟没有再说话,直到小丽回来才打破了这尴尬局面。

“哟呵,没有聊几句啊。”小丽说着走到了床边,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饭盒,将买的粥倒进去,然后递至男人嘴边,小口的喝着。

差不多快喝完的时候小丽便出去洗刷饭盒了。

“你们接着聊。”说着小丽便出去了。

“呃,好。”我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要聊什么,因为小丽父亲一直在看天花板,我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依然是这样看着,我看着他,他看着天花板,天花板则看着我们俩。

“嗯,跟小丽是课上认识的。”这简直就是废话。

“呃,是吗……”

“嗯,当时该我发言了,我不知道,就这样认识的。”

“呃。”男人依然看着天花板。

我不知道还可以聊些什么,确实很尴尬,只得自己也看天花板了。

一会儿小丽回来了,看见我们两个的窘境,觉得可笑。

“怎么了啊,两个男的还聊不到一起去,真是可笑啊。”小丽说着将饭盒放倒了抽屉里。

“呃,呵呵。”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嗯,丽丽啊,我想吃黄瓜,润润嗓子……”男人看着小丽。

“嗯,好,诶,伟明,你去吧,我看你也没什么话可说,在医院门口就有卖的”小丽笑着说。

“呃,也好,那我去了,叔叔,我去帮你买。”我看着男人,男人微微点了点头。

离开病房后觉得轻松了许多,自己不会看护病人,真是别扭啊,连句话都说不上,好不尴尬。

到了医院门口,买了几根黄瓜,还特意买了一些其他的水果,有苹果和香蕉,如果自己坐在那里无聊的话也可以吃点打发时间的。

买了些许水果后我便回到了病房,小丽正一个人看着窗外,男人已经睡着了,我将水果放下后走到窗边。

“回来了?”小丽见我走到窗边便问。[NextPage]

“嗯,你爸看起来好像是睡着了。”

“是的,还没吃黄瓜呢,我们下楼转转吧。”小丽扭过头说。

“不照看你父亲么?”我觉得即便是睡着了,也应该照看一下的。

“没事的,他一旦睡着就要睡很久,一时半会儿是不醒的。”小丽说着转身走向门口。

“呃。”我便尾随其后出去了。

下楼后小丽没有说话,而是坐在了楼下的一个石椅上,深深叹了口气。

“怎么叹气,因为父亲?”我坐在旁边问道。

“不单单是这个,我想起我妈了。”小丽说着低下了头。

“你说你爸和你妈很早就离婚了?”我问。

“嗯,是的,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妈妈在外面工作很操劳,以至于累出了病,晚上回家的时候出了车祸,因为是太累了,所以没看清有车过来,就这样走了,直接撇下了我和我爸,而我爸因为一直体弱多病,并且家里的经济来源一直都是妈妈,但是妈妈这一走让家里变得十分紧张,还好,一些亲戚给了不少补助,当时那一年倒也行,不过第二年就不行了,父亲说要去找个工作才行。”听到这里我知道了小丽的身世原来如此不好啊,心里不免替她难过。

“那你父亲以前一直都没有工作吗?”我脑中浮现出了那个面部沧桑、目不转睛看着天花板的男人。

“嗯,我不是说了嘛,一直体弱多病。”

“那家里的经济来源一直是你妈?”

“是啊,一直是妈妈,可是妈妈走的那么突然。”小丽说着脸上露出了难过的表情。

“呃,替你感到难过。”说着我看着小丽的眼睛。

“嗯,后来爸爸说要去找个工作,可是他的身体根本就不能那么操劳的,不过还是去了,一开始也还好,可是到后来情况就不好了,还被开除了一次,那次之后原本不抽烟喝酒的父亲也开始学着抽烟啦,喝酒啦,尤其是吸烟,说是心里难过啊,天天吸,天天喝酒,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快十年的时间,这不,病就出来了。本来他的肺部就不好,唉,不想说了。”小丽看着地面看起来很难过。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小丽。

“如果我妈还在该多好啊,对我爸,对我都那么好、那么的。。。”小丽说着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看着小丽抽泣的那么难过,不由的我用手搂过她,让她在我肩上哭泣。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只能用这个方法来安慰她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丽突然抬起头抿了抿眼泪笑着说:“诶呀,失态了,嘻嘻,上去吧,估计我爸该醒了。”

“嗯,好,走吧。估计想吃黄瓜了。”我笑着说。

“嗯。”

上楼后男人便对小丽说了一句话。

“我想吃黄瓜……”

小丽见此状扑哧一下笑了,赶忙拿了一根黄瓜去洗了洗,看着小丽忙碌的身影,不由的自己心里升起了一种伤感,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是的,就是这种伤感。

(编辑:李央)

小儿挑食厌食什么原因
聊城治疗男科医院
参皇软膏使用方法
桂林治疗白斑病费用
济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韶关白癜风好的医院
眉山治疗白癜风医院
中山白斑疯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