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泉信息港

当前位置:

国色天香

2019/06/25 来源:酒泉信息港

导读

手机铃声一直在响, 燕凛想要不理会, 继续自己的好事。﹤杂⊙志⊙虫﹤墨里抬脚抵着他:“快接电话,说不定是你造反不成通知你赶紧出逃的紧急信息呢

手机铃声一直在响, 燕凛想要不理会, 继续自己的好事。﹤杂⊙志⊙虫﹤墨里抬脚抵着他:“快接电话,说不定是你造反不成通知你赶紧出逃的紧急信息呢。”燕凛瞪了他一眼, 拿起手机,带着被人打断好事的愤懑, 没好气地道:“你有要紧事。”电话那头的人似乎被他的混帐语气哽了一下,半晌才喁喁地说起什么来。墨里抱着抱枕盘腿坐在沙发上, 看着燕凛面色微沉地低声应着, 一边走向阳台外面, 密谋他的逼宫大计去了。墨里闻了闻自己,满身的酒味, 有些嫌弃地咧了咧嘴。燕凛向他保证很快, 墨里也没想到他有这么神速。短短两周之内,深空影视完成了领导层的重大变动,刚刚留学归来, 在业界一直名不见经传的燕周独子燕凛迅猛上位的消息, 占满了网络各大媒体的新闻头条。燕凛总算正儿八经地出现在了财经版,而不是跟在他后头成为娱乐版花边绯闻的背景板男N号之一。之前还扑天盖地的负面绯闻, 似乎一夜之间被互联网彻底遗忘,所有关于他的搜索页面如同水洗一般干净。处在这场风暴中心的墨里有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他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么深刻地感受到资本和权势的力量,他们动一动手指,就可以让普通人为之挣扎奋斗的一切变得像孩子的玩具一样可以轻易摆弄。一周前他还是个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妖艳贱货, 一周后大家又相信了他是一个脚踏实地奋斗不息的青年才俊。什么是真的, 什么又是假的, 这些都不重要,连人心都可以操纵,又何况其他。当然作为获益的一方墨里并没有矫情地去批判什么的权利,他也没有那么高的觉悟。他的觉悟也就只到思考着自己和燕凛的关系这种程度了。燕凛自从接手了公司之后,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燕凛给他打了电话,告知了自己的行踪。深空影业是燕家的家族产业,他这么大的动作突然篡权,要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墨里这些天没有工作,闲在家里,忍不住去思考燕凛每天面对的都是什么样的人,都是些什么层次的人物。他在外面和朋友之间,每天又聊些什么话题?不管他们聊什么,肯定都和他的世界分列两极。他的世界原本很简单,尽量多地赚钱,为父亲撑起自家的老戏班,为从小生活一起的叔伯婶娘们养老,为在戏班长大的哥哥弟弟妹妹们可以继续以手艺为生,不用飘凌在外出卖体力,受尽人情冷暖,还要看人的白眼。就算他勉强跻身进了娱乐圈这个色彩斑斓的宽广世界,本质上,他仍然是那个在老旧的箱笼话本中长大的唱着古老戏曲的少年。他对同行们爱聊的名牌时尚不感兴趣,对车表也没有见解,对珠宝更是一窍不通。也许等他再红一些,真正在娱乐圈站稳了脚跟,他也会成为那样的优雅名士,但是想到那样的未来,墨里又有些迷茫起来。有燕凛的支持,他想走到那一步轻而易举,成为真正的社会名流,功成名就,名利双收。但是想到那样的未来,墨里不但不觉得欢欣鼓舞,甚至有一丝莫名的恐惧。只是他又说不清自己到底害怕些什么。周一的一大早,门铃突然发疯一样急促地响起来,墨里迷迷糊糊地被吵醒,揉着眼睛穿过宽大的客厅去开门,外面的人却已经等不久了,还是咚咚咚地敲起门来。“墨里!快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一个怒气冲冲的女声响起,吓得墨里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早起还不甚清明的脑袋里浮现起无数个猜想,墨里差点以为是燕凛的未婚妻来抓奸来了。想想又不对,燕凛就算有未婚妻,也该是他啊!其他人算哪根小饼干?!咚咚咚地几声敲门声一声急似一声,嚣张得很。墨里的起床气也被敲出来了。这些天燕凛总是不着家,也不知道天天住在哪里,他都快以为自己是他包养在外头的金丝雀了。墨里带着一较高下的赌气心思打开门,还没发出火来,就被站在外头的何玫批头盖脸地训了一通。“你看看你,都几点了,还睡!我给你发消息打电话都不好使了是吧!懒死你算了!你要是糊了,都是懒糊的!”墨里顿时焉了下去。“何姐,是你啊。”“不是我你以为是谁?!”何玫瞪了他一眼,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风风火火地道,“行了,神仙打架总算尘埃落定了,我们这些小鱼小虾终于可以透口气了。你也别天天窝着了,该工作了!”“有工作?”墨里坐在沙发里,一脸萎靡的睡意,“何姐你之前不是到处吃闭门羹么。”“那都是老黄历了。”何玫直接走进衣帽间里拽了几件衣服出来扔到墨里身上,“你不知道你老公现在多威风。真没看出来燕凛的野心这么大,他已经不满足传统的影视市场了,新兴的网络媒体流量文化他也要横插一脚,顶着一众元老的压力在搞公司业务革新,要是失败了,深空影业肯定元气大伤。但如果他能成功,他的公司真要成为一艘巨无霸了,你就等着跟着吃香喝辣吧。”见墨里坐着不动,她挑眉催道:"还不去洗漱,要我帮你挤牙膏啊。"墨里有些兴趣缺缺,他总觉得现在的状态并不是他想要的。以前更简单一些,他要养着墨家班,要赚钱,他的目标明确,什么样的工作都愿意做,只要能赚钱就好。可是现在,他处在自己都想不明白的茫然分岔口,以前为之奋斗的目标也激不起他的工作热情了。墨里暂时想不通,只是问道:“是燕凛给我的资源么。”“你也把我看得太没用了。”何玫抱着手臂气鼓鼓地坐下,有种被人误解的憋屈。她觉得自从接手墨里之后,她的一世英名算是毁得差不多了。当初她在业界的大好名声也是自己努力工作得来的,结果重新出山当了墨里的经纪人,本来一派欣欣向荣的形势,在燕凛和燕周对上之后就彻底滑向了不可知的深渊。因为她对抗不住燕周对墨里的打压,导致墨里对她的工作能力产生了怀疑。现在好不容易燕家内讧有了结果,燕周也分不出精力来对付墨里这只小虾米,正是可以大展拳脚的时候。何玫一口气给墨里联系了不少工作,没有大人物的越界阻挠,凭她的本事,把墨里之前的黑点洗白,再赚一波人气,都是常规操作。只是正主这里却似乎有些掉链子,何玫感觉很闹心。等到墨里磨磨蹭蹭地洗漱换衣完毕,何玫风风火火地带着他往外走。墨里一路上都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手插在上衣口袋里,低着头若有所思。何玫看着来气,一巴掌拍在他肩上。“打起精神来,怎么回事你?赚钱都没有乐趣了?”“没有。”墨里诚实地承认了。何玫哽了一下,恨铁不成钢地瞅了他一眼。"我看就是燕凛惯得你,你现在是有恃无恐了是吧,觉得不工作燕凛也能养得起你?老是这个状态怎么行,多少资源也喂不起来,粉丝又不是傻子。"何玫说着打开车门,"别磨磨唧唧的,快上车。"墨里坐在副驾上发呆,托着下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何玫打量了他好几次,也想不明白他在形势一片光明的现状下,突然矫情起来了是怎么回事。以前燕凛处处受到限制一事无成的时候,这孩子不是很有干劲的么。怎么后台硬起来了,他反而软下去了?何玫还是很喜欢以前墨里身上那股恃靓行凶的莽撞劲儿的,虽然会给她的工作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但是那种激情澎湃的感觉是她很喜欢的。她并不希望墨里改变他的个性特色,一方面是为了所谓的人设,一方面也是出于朋友的立场。但是单身三十年的何玫用她多年在圈子里摸爬滚打的经验去分析墨里的状态,却无法得出合理的答案。"算了。"何玫叹了一口气,专心开车,"男人心海底针,我是想不明白你了。只要你在工作的时候给我拿出专业的态度来,别掉链子,听到没有。"今天是去拍一个一线杂志的封面,还有一个严格规划的采访,何玫打算先用墨里有优势的相貌横扫之前的负面绯闻的尾巴,再用采访搏一把好感,之后的其他工作也就可以有序地开展起来。墨里在工作上还是很敬业的,并没有把消极的情绪带到拍摄中去。拍摄和采访完成得很顺利,墨里想要哄谁高兴的时候,很少有人能敌得住他的撒娇**。高傲的杂志主编和摄影师原本为这一次工作中的诸多约束而有些憋屈的怒火,在结束之后也早烟消云散了。回到车上的时候墨里又有些郁郁寡欢起来,何玫为了奖励他好好工作的乖巧,有心想让他高兴一下,便道:"对了,你还不知道吧,燕凛为了你可是下了血本了,连深空的一哥都被他打下去了。""谁?"墨里一头雾水,他可不记得自己和深空的一哥有什么交集,他还没到那个地步呢。如果他没记错,深空的一哥都已经四十多岁了吧?从影多年横扫国内各种权威奖项,是当之无愧的影帝,和他这种靠粉丝经济的流量明星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说的是程影帝?"墨里很是疑惑。"不是他是谁,深空还有几个一哥。"何玫打开车窗,点起一根女士烟,谈兴很浓。"程影帝可不是一般人,演员做到那个份上,他的话语权已经很大了,是可以和燕周坐一张桌子谈论生意的人。就这样的人,因为和你不对付,燕凛说打压就打压下去了,你等着吧,现在网上才刚刚有点风声,过几天你就能看到了,他这次是彻底翻车,燕凛把他的所有后路都绝了。你老公是个狠人,完全是让人家身败名裂的节奏。""可是,我根本不怎么认识他啊,我都没见见过他!"墨里有些崩溃,燕凛是当霸道总裁用力过度走火入魔了么?"说我坏话的人多了,燕凛想把人家都整死?他疯了么。"墨里气得要命,打算无论如何得把燕凛叫回家来谈一谈。何玫却不以为然,弹了弹烟灰道:"燕凛当然不是无的放矢,他是燕周的人,在深空也有股份,燕凛不是随便把他列为目标的。只是他下手这么狠,有你的原因,前段时间你碰到的麻烦就有他的一份功劳,他是替燕周做事的人。你啊就好好享受着燕凛的甜溺宠爱吧。"

郴州治疗牛皮癣哪好
漯河癫痫哪家医院好
威海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
标签

上一页:制造神迹

下一页:厉少请手下留情